试想如果是松下幸之助先生

试想如果是松下幸之助先生

我发现蛋哥只要一离开县城,离开他那个忙乱的电台,他整个人就松弛 下 来。本来双手紧抓着方向盘,改为一只手搭着,另一只手在车载广 播上调来调去,搜了一圈,他又调回到自己的台。广播里是个女声,他
说这是个拜金女,家里很有钱,一年换三辆豪车,传达室门口每天都有 她成堆的快递,每天下了节目就是上淘宝,没完没了地下单,没完没了 地拆包裹,楼道里的垃圾桶都不够她一个人用。
我笑了笑,这才注意广播里的女声,她在介绍平克?弗洛伊德的摇滚音 乐,听上去还挺像那么回事。蛋哥问:“这声音你能听出来生活有这么 腐败吗?”我说:“不清楚,只有你们做电台的人才在意声音。”蛋哥
笑笑,自言自语地说:“声音是真好听,一点杂质都没有。”
他悠闲地抖着左腿,车窗外烟雨朦胧,车子开着开着,来到了一条乡间 公 路上,两边都是如镜的水塘,还有几块枯黄的稻田,一派肃杀的景 象,路上也不见别的车,蛋哥时不时地晃一个蛇形路线。我以为吃饭的
地方很近,没想到开了半个多小时还没到,我有些不耐烦起来, 说:“吃个饭要这么复杂吗,哪里不能吃?”蛋哥笑着说:“什么都可 以随便,就吃饭不能随便,这个地方你去了,以后还会惦记。”我
说:“那更不好,以后想吃了没的吃,不是折磨人吗?”蛋哥笑起 来:“所以你要多回来,你现在回来是客人了。”
这是我尴尬的地方,长年在外,见人就说我是这里人,但回到这里,又 被 当成了客人。蛋哥说,看一个人是不是本地人,就看他能不能找到 像“大樟树”这样吃饭的地方,这地方最早是老刀带他去的,去了以后
就戒不掉了。这种味道就像印章敲在你脑袋深处,饥饿的时候,它就清
晰起来,会提醒你过去。
我说:“不会放了乌烟壳吧?会成瘾的。”
蛋哥笑着说:“那不至于,我从头到尾看他烧过,该放油放油,该放酱 放 酱,都是稀松材料,也奇怪,被他的手一捣鼓,味道就美得不行。 那地方只有真正的吃货才去,一般人不知道。”
我靠在座椅上,感到肚子确实饿了,蛋哥还在一旁喋喋不休,我 说:“行 T, 还要多久能到?”他指了指前面一棵巨大的樟树说:“就 那里了。”
我发现路边多了一条溪流,傍着马路蜿蜒而下,我们沿着这条溪流往上 走,视野中那棵樟树越来越大,几乎遮蔽了半个村庄。蛋哥说,我们吃 饭的馆子叫“大樟树”,其实也是这里的地名,这一带都是这样的名
字,大樟树往上—点是鸦雀窝,再往里是榆树凉亭。
车子开上了一座拱桥,进入到了大樟树内部,樟树底下是一片开阔的平 坦 地,虽然是阴雨天,但树底下的泥地却干燥洁净,恍若凌空支开一 把大伞。蛋哥说,这棵樟树被当地人视为神灵,有一年,环卫工人自作
主张来修剪树枝,被当地人打得灰头土脸,扔了工具就逃,这以后,树 枝越来越茂密,也没人敢动它了。
停好车出来,我注意到这棵樟树确实不同凡响,它的树冠已经直插云 霄, 地面上到处都是匍匐的虬枝,一直向四周延伸,有的裸露根系像 吸管,一头扎进了路边的溪流中。蛋哥说,天气热的时候,樟树底下都
是光着膀子吃饭的人,捧着一口大饭碗,饭上盖满了菜,有的蹲着,有 的站着,看得出来,吃饭是次要的,主要是聊天,聊的内容以国家大事 居多,还带着自己的想象。蛋哥指着两张收起来的小方桌说:“夏
天,’大樟树’的老板也会在这里摆两张小桌,不放凳子,客人们都站 着吃,可能全中国都找不出第二家这样的饭馆。他一般只招待熟人,陌 生人去,得看他心情,心情不好,给再多的钱都没用。”
对这种做生意的态度,我很惊诧,问:“他凭什么这么牛?”蛋哥笑笑 说: “这可能是他做生意的观念,不是你出了钱就是大爷,他也要选 择顾客,不顺眼的生意,他宁愿不做。”
一阵风吹过,头顶上乱响,蛋哥缩着脖子说:“这么冷的天,别耗在这
里 了,快进屋。”我才发现边上有一户人家,门口亮着路灯,路灯下 是一块木牌,上面用毛笔写着“大樟树”三个大字。
这种感觉很奇妙,蛋哥喊我去吃饭,总以为是个正经的饭馆,没想到是 户 人家,也不认识,推门进去,有种上陌生人家里蹭饭的感觉。我也 不说话,默默地跟着蛋哥往里走。
店主一男一女站在屋里,看到蛋哥进来,打了招呼。老板娘团着双手, 手 心手背来回不停地搓,老板双手插在裤袋中,我发现他们衣服穿得 都有点少,耸着肩膀,缩着脖子。老板头发有点秃,乱糟糟的,好像好
久没洗了。他的眼窝特别深,感觉像眼球外面包了一层薄皮,嵌了进 去,看人的眼神有点怪异,他问蛋哥:“两个人?”
“三个人,还有一个马上过来。” “是那个骨科医生吗?”他显然对老刀很熟。 蛋哥点点头,他又问:“老样子吗?”蛋哥说:“老样子。”
进了里屋,发现桌子还空着,饭桌其实是一张棋牌桌,摊着一堆凌乱的 扑 克牌。桌角上有烟灰缸,烟头倒了,但没洗。老板娘进来给我们开 好空调,关上门又出去了。
蛋哥说:“今天来得正是时候,再晚点就没位置了,又得看他脸色 了。”
“怎么,吃个饭还得求着他吗?”
网上做什么兼职

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

TE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