的身体是淫秽的多余的

的身体是淫秽的多余的

板桥慌了:“稍微等一下,这种事情我可办不到的啊。就算是我,要去 查东田先生的资产明细这种事情也是……”
“你不是有女人在他那边吗,让她去查不就可以了?要动动脑子,板桥 先生。就是因为这样你的公司才倒闭的啊。”原本就讨厌吝啬的经营者 的半泽用严厉的口吻说道。
板桥反驳说:“虽、虽然是这样,但你们是想要查封他的资产吧。要是 这么做的话,我的将来不也完了吗?”
“你是白痴吗?”竹下插话进来,“你想和东田一起被逮捕吗?” “逮、逮捕?”
板桥露出了胆怯的神色,同时又带着一抹怀疑。他在怀疑竹下是否是虚 张声势。
“东田干的事情摆明了就是欺诈,证据我们也有了,用不了多久,我们 就准备去告发他。如果你按照我们说的去做,我们肯定不会害你的,打 官司的时候还会给你做证。冷静一下,放聪明点。东田已经走投无路
了,你到底跟着谁才划算,不用我说你心里也清楚吧?”
板桥一脸愕然,许久说不出话来。
第七章 晴天的水族馆
1
星期天。半泽和竹下二人坐在大阪站前的大阪希尔顿酒店二楼的酒吧 里。这是半泽经常光顾的酒吧,店里面很宽敞,椅子坐上去很舒服,和 旁边桌子之间的距离也比较远,不用担心谈话被别人听到,酒也很不 错。
“情况如何,你们那位支行长那儿?”竹下一边说着,一边不怀好意地笑 着。
半泽耸了耸肩膀,说道:“他就是自作自受。现在估计是生不如死吧。 刚过中午的时候我给他发了邮件,不过目前为止还没有收到回复。”
“再怎么不好,总归也是你上司嘛,稍微对他仁慈点儿吧。” “我已经对他很仁慈了。”
“这是礼尚往来吗?” 竹下大声笑了起来,突然又戛然而止。 “来啦。”
板桥走了进来,慌慌张张地在宽敞的店内四下张望,看到轻轻抬起右手 的竹下后,加快脚步朝二人走了过来。
“来啦,坐那边吧。”
竹下一边给一身便装打扮的板桥让座,一边迫不及待地问道:“怎么 样?”
“我问过未树了,她也有自己的难处,处境也很艰难啊,不过她还是答 应帮我一把。”
板桥表情严肃,一说到女人,他就不由自主地变得扭扭捏捏起来,看上 去非常滑稽。
板桥把夹在两腿间的牛皮纸信封放到了桌子上。半泽拿过去,打开一 看,里面是纽约港湾证券为东田签发的证明书的复印件。资金运用情况 和余额一目了然。
复印件共有两份。
“这些就是全部了吧。”
虽然半泽的话更像自言自语,并没有问谁的样子。板桥压低了声音说 道:“这是东田不在家的时候,未树悄悄帮我复印的。据说都是你们银 行的支行长教给他的,让他在这个证券公司里操作资金。东田就按照他
说的办了。”
“这些真的是全部了吗?”竹下问道,“没有其他的了吧?”
“东田带到神户那所住宅的文件应该只有这些了。听未树说,他家里还 有一些现金,不过应该数目不大。”
虽然谈完了事情,板桥并没有立刻起身离开,他向前探了探身子,说 道:
“我有一个请求,竹下社长,半泽先生,这件事能到此为止吗?我求你 们放过我们吧,到时候请你们一定要说我们跟这事没什么关系啊。”
“放不放过你,还要看结果而定。”竹下冷冰冰地说道,“如果进展顺利 的话,我们会考虑的。”
兼职网兼职招聘

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

TE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