题的相关论文中这样的概率问题

题的相关论文中这样的概率问题

苏联领导人对泰罗主义的拥护,并非没有受到挑战。正如在西方一 样,许多工人和工会会员反对通过计件工作和所谓的科学方法强加到他 们身上的更严格的工作规范,特别是如果工人本身没有在建立和管理这
些规范的方面发挥作用的话。同时,在苏联,有更广泛的意识形态上的 反对,有些人认为,要建设一种新社会,就不该把资本主义的方法奉若 至宝。
反对方主要是工会成员、“左派共产党”,以及后来的共产党内部 的“工人反对派”成员。他们认为,社会主义社会需要的生产结构与资本 主义社会不同,工人在车间、企业管理和生产方法的决策方面应该有更
多的参与和权威。这些对科学管理持批评态度的人希望在不进一步剥削 工人的情况下想出提高生产力的方法,反对将“活着的人变成一个没有 理性的愚蠢的工具”的极端劳动分工。长期在资本主义制度下的工人们
就一直批评这种方法,而它将在苏联否定革命的意义。
另外,有些人认为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只是简单的技术而已,可以用 于任何目的,包括创造属于社会主义社会全体成员的财富。阿列克谢· 加斯捷夫(Alexei
Gastev),一位曾经的工人诗人,后来成为全俄金属 工人联盟(All-Russia Metal Workers’ Union)的秘书长、中央劳工研究
所所长、苏联的科学管理主要倡导者,在1919年曾写道:“无论我们生 活在超级帝国主义时代,还是生活在世界社会主义时代,新工业的结构 在本质上都是一样的。”和苏联其他支持科学管理的人一样,加斯捷夫
看到了这一点,即在俄罗斯文化中,特别是在进入工厂的农民和前农民
中,无法以稳定的速度努力工作,而是干一阵歇一阵、交替地进行剧烈 劳动,毫无规律(英国和美国的工厂主对工人也有过类似的抱怨)。美 国的生产方法和美式快节奏,将为他们提供一种解决之道。托洛茨基主
张采用资本主义方法,提倡使用最先进的生产技术,不论其来源如何, 都从知识上和政治上给予支持。他认为,在向社会主义过渡期间所必需 的强制劳动,在为一个工人国家服务时,其意义与资本主义企业的强迫
劳动意义不同。 [10]
关于科学化管理的争论在1924年3月举行的第二次全俄科学管理会 议(Second All-Union Conference on Scientific Management)上得到了很
大程度的解决。共产党最高领导人参与了广泛的公开辩论,这表明在苏 联使用资本主义管理方法是至关重要的。总的来说,这次会议的召开是 为了支持加斯捷夫和科学管理的广泛应用,并反映了这一时期的人口和
经济状况。革命前和革命时代形成的技术工人阶层是反对泰罗主义的天 然中心,但这个群体在后来几乎被战争、革命和内战彻底摧毁了,许多 幸存者成为苏联政府和党内的领导,不再做工人。提高苏联生产力的主
要挑战不是要从有经验的熟练工人身上挤出更多的劳动生产力,而是要 从新工人那里得到有用的劳动生产力,后者几乎没有或根本没有工业经 验,因此,科学管理似乎很适合他们,因为它有简化的工作任务和对工
人的详细指示。 [11]
那时候的人尚不清楚,至少在短期内不清楚,选择科学管理会对苏 联工业产生多大的实际影响。苏联缺乏专家、设备和经验来实施泰罗和 他的弟子所提倡的方法。加斯捷夫研究所是研究科学管理方法的中心,
它甚至没有基本的设备,进行的实验过于简单,没有什么实际意义。它 的大部分工作包括劝告工人:“要有敏锐的眼睛,敏锐的耳朵,机敏 的、准确的报告!”加斯捷夫催促着:“注意情况!计算压力指数,测量
间歇时间!”许多苏联的管理者采用的是计件工资制,但除非同时进行
详细的研究和重组,否则他们就无法提高效率,只能诱使工人使用现有
的方法更加努力地工作。一些科学的管理技术确实变得普遍起来,比如 在生产计划中使用甘特图(Gantt Charts)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苏联的管
理期刊和培训机构开始传播关于泰罗主义的“福音”了。但是,对科学管 理最重要的一点,并不在于其在生产领域的应用本身,而在于它为更广 泛地接受西方方法和技术敞开了大门,而这将很快促使一个打造美国式
巨型工厂的紧急计划诞生。 [12]
在与美国工会的合作下,在纺织工业中出现了一个早期的实验。 1921年,合并服装工人协会(Amalgamated Clothing Workers)主席西德
尼·希尔曼在会见了布尔什维克高层领导人和苏联工会成员后,与之签 署了一项建立俄美工业公司(Russian-American Industrial Corporation)
的协议。一个与俄罗斯服装工人联合会(Russian Clothing Workers Syndicate)合作的合资企业,最终控制了25个服装厂和纺织厂,雇用了
15000名工人。协议达成之时,苏联正在放弃“战时共产主义”,即由内 战期间国家对经济的直接控制和局部军事化,转向在“新经济政策”下部 分恢复私有制和市场关系。
合并服装工人协会被证明是一个理想的合作伙伴,因为它实际上是 一个经过国家审查的合作企业,目的是运用美国最先进的设备和管理技 术,促使俄罗斯服装业恢复。包括希尔曼在内的犹太裔合并服装工人协
会的许多成员和领导人都是从俄罗斯帝国移民过来的,他们受到了引发 革命的激进主义的影响。然而,在希尔曼的领导下,合并服装工人协会 的政策越来越实际,在科学管理中存在一种在分散的、往往是在技术原
成都房地产分析

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

TE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