学知识是无用的重要的不是那

学知识是无用的重要的不是那

项王车驾威风凛凛进城,行至衙署门前旷场,便停了车。项羽并未 下车,只将龙且召来问道:“城内紧要处,都已分兵把守好了?”
龙且回禀道:“全无遗漏。” “那好。外黄县民助彭逆守城,对抗天兵,三日方降,此乃自寻死
也。着你率部,将城内十五岁以上男子,无论兵民,皆驱至城东,俱坑
之,以雪此恨!” 龙且闻令大喜,当下分派了士卒数十队,挨家挨户搜查男丁。
半日工夫,即有五千男丁被搜检出来,连那率众迎降的仇明也不能 幸免,统统押至东门外,与家属隔绝。内中有彭越军未曾逃掉的,换上 便装也未能混过去,只得认命了,都垂头丧气。
不一会儿,又有大队士兵拥来,手持䦆头土镘,上前掘土。此时阖 城百姓,纵是傻瓜,也明白项王就要坑杀男丁了。登时两边哭声四起, 爷娘父子相呼,直是生离死别。
项羽便教御者驱车,前往东门外观看。沿路家属挤在道旁,被士卒 阻拦,只闻哭声震天。项羽面不改色,怡然自得,出得东门外,教人在 高处摆好几案、茵席,撑起黄伞盖,便坐下观看。那被拘禁的男丁见项
王到来,哭声更是一浪甚于一浪。
项羽只是充耳不闻,又命人摆上酒爵,自斟自饮起来。 就在这哀声令人肠断之时,忽有一小童,黄发垂髫,从东门而出,
径直来到项王车驾附近,对巡哨士卒道:“我乃外黄县民仇叔,有事要
面谒项王。”
士卒看那孩童,不过十二三岁样子,生得眉清目秀,看神情又不似 开玩笑,便为他通报了上去。项羽心情正好,闻之一笑,便命人唤过 来。
小童见了项王,不慌不忙,行礼如仪。 项羽见他才不过总角[1]之年,甚是好奇,便问:“你有多大?” 仇叔答道:“十三。”
“才十三岁吗?便敢来见寡人?“ “项王大名,天下皆知,有何不敢见呢?” 项羽大笑道:“好,初生之犊,万事不惧。有何事?你就说吧。”
仇叔便道:“我乃外黄县令舍人之子,名唤仇叔。今为外黄丁壮请 命。”
“哈哈,我道是何事?此事不必再提了。外黄丁壮,本为我楚民, 却相率助那彭越作乱,拒我大军三日,杀之亦不足惜。恕你小儿无知, 亦无罪,回家去吧。”
“小子却不作如此看。大王欲与汉王争天下,不徒只争千里之地, 总得求个天下归服。外黄百姓为彭越所劫,无刀无剑,焉能不惶恐,故 暂且降了,只待大王来解救。不意大王来了,却又要坑之,你教那百姓
向何处归心呢?”
项羽闻言,便是一怔:“何人教你这等说辞?” 仇叔便叩首道:“先生只教得我圣人大道,这些俗世道理,只是小
子我自己悟得。从外黄以东,梁地尚有十余城未降,若闻听外黄杀降, 哪里还敢开门迎降?”
项羽被说中心事,便放下酒爵,将一口虬髯抓来挠去,忽地站起身 来,下令道:“就如小儿所言,年十五以上丁壮,恕其无罪,统统放归 了。”说罢便朝仇叔一挥袖,“小儿,去寻你的爷叔吧。”
仇叔连忙叩头谢恩:“大王恩典比天高,将来是要上史书的。” 项羽回头望望,笑道:“哈哈,这个崽儿!倒是你要与寡人一同上
史书了。”
那五千丁壮,忽闻项王开恩释放,立时觉得如再生一般,都向项王 下拜,山呼万岁。而后,忙不迭地拥入城中,向家人报喜去了。
龙且立于一旁,看得呆了,问道:“大王,彼辈通敌,就此不问 了?”
项羽道:“天下关要,不在外黄,早日回军成皋要紧。约期半月, 至昨日已过期限,梁地尚有十余城未下,若逐城攻战,如何能成?放了 这五千无用之辈,令十余城闻风而降,又何乐而不为?”
龙且这才大悟:“原来如此。” 项羽便一笑:“打天下,须忍得三教九流;待你坐了天下,再睚眦
必报不迟。”
话分两头,前面说项羽率军奔袭彭越。十月上旬,大军离开成皋才
五日,在巩县被围多日的周勃,即打开东门率部杀出,将那成皋团团围 住。
网上兼职

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

TE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