斯仅仅让科比打了分钟然

斯仅仅让科比打了分钟然

孙,我们有一支大军在手,急切地想投入战斗。异教徒羞辱我们已久, 我们决心复仇。”据说每当政府大臣要与请愿者说理时,得到的回答都 是“这些是《古兰经》上的话”。这里的大臣们都处于忧虑焦急中,因为
目前的形势在土耳其非常少见。一场革命看来即将爆发,他们担心在这 个不适当的时刻被迫发动一场战争。
9月12日,宗教领袖获得了苏丹的召见,他们向苏丹发出最后通 牒:要么开战,要么退位。阿卜杜勒-迈吉德向斯特拉特福德和法国大 使埃德蒙·德拉库尔(Edmond de
Lacour)求助,两人同意如果在君士坦 丁堡爆发革命,两国将召集舰队协助镇压。[41]
当晚苏丹召集大臣开会,会上他们同意向俄罗斯宣战,不过要先给 予高门足够时间确定西方舰队的支持并压制君士坦丁堡的抗议活动。9 月26—27日大议会召开扩大会议,苏丹手下的大臣、穆斯林教士和军队
中的高层人物都参加了,决议正式通过。在会上,穆斯林教士们积极主 张一战,军官们则犹豫不决,因为他们对土耳其军队是否有能力战胜俄 罗斯军队没有信心。奥马尔帕夏认为在多瑙河流域需要额外增加四万人
的部队,还需要几个月的时间才能准备好要塞和桥梁对付俄罗斯军队。 新近被任命为军队总司令的前首相穆罕默德·阿里尽管是“主战派”的领 导人,却不愿意表示是否有可能战胜俄军。海军大元帅马哈茂德帕夏
(Mahmud Pasha)也不愿意明确表态,他说土耳其海军能够与俄罗斯舰 队抗衡,但是如果以后战败的话不要回头找他算账。最后还是雷希德站
到了穆斯林领袖这一边,也许是感觉到如果在这时候继续反对开战将会 激发一场宗教革命,彻底摧毁坦齐马特改革,而这正是西方列强支持土 耳其对抗俄罗斯的条件。“与其不做抵抗,不如战死疆场,”雷希德宣
布,“如果上天在我们这一边,我们一定会大胜而归。”[42]
* 奥地利和普鲁士原来同意效仿俄罗斯,但后来让步了,担心此举会造成与法 国关系的破裂。他们找到了一个折中的办法,即称拿破仑三世为“我的兄弟 君”(monsieur mon frère)。——原注
? 19世纪意大利革命者。——译注
? 成员包括首相阿伯丁勋爵、下议院院长约翰·罗素勋爵、外交大臣乔治·克拉伦 登勋爵 (Lord George Clarendon)、海军大臣詹姆斯·格雷厄姆爵士(Sir James
Graham),以及内政大臣帕默斯顿。——原注
§ 意为“没有头脑”或“没有纪律”。——译注
? 奥斯曼帝国最后一次围困维亚纳发生在1683年。——译注
** 奥斯曼帝国国民对苏丹的称呼,意为征服者。——译注
注释
[1]有关英国海军抵抗法国的战略,参见 A. Lambert, The Crimean War: British Grand Strategy, 1853–56 (Manchester,
1990), pp. 25–7.
[2]RA VIC/MAIN/QVJ/1855, 16 Apr.
[3]Mémoires du duc De Persigny (Paris, 1896), p. 212.
[4]A. J. P. Taylor, The Struggle for Mastery in Europe 1848–1918 (Oxford,1955), p.
49.
[5]Mémoires du duc De Persigny, p. 225; E. Bapst, Les Origines de la Guerre en Crimée: La France et
la Russie de 1848 à 1851 (Paris, 1912), pp. 325–7.
[6]FO 78/895, Rose to Malmesbury, 28 Dec. 1852.
[7]K. Vitzthum von Eckstadt, St Petersburg and London in the Years 1852–1864, 2 vols. (London,
1887), vol. 1, p. 38; D. Goldfrank, The Origins of the Crimean War (London, 1995), pp. 109–10.
[8]FO 65/424, Seymour to Russell, 11 and 22 Jan., 22 Feb. 1853.
时代地产广州楼盘

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

TEL